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雷洋被抓嫖娼离奇死亡事件

本帖最后由 HJL 于 2016-5-20 14:31 编辑

人大硕士离奇死亡真相!他的室友这么说

来源:知乎【此文已经被朋友圈,天涯,水木等网站和论坛删除】

    首先,我想和所有关注我的知友们表明一个态度:在知乎两年了,我从来没传播过任何负面的新闻,接受过任何商业合作,发布过任何商业软文。我本想安安静静做一个知友,但今天,我不能不发声了。
   
    因为出事的,是我在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本科四年的室友,更是睡在我对床四年的兄弟!
   
    雷洋,湖南澧县人,从山村走出的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本科生和硕士生。他于2012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成为我国环境经济和循环经济领域的专家,曾参与了多个工业园规划,生态文明规划,污染物处理规划和循环经济规划的编制工作,在中国最著名的三个环境保护期刊《环境保护》,《环境科学》,《环境工程》上面都发表过论文,是我国环境保护事业中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如今,他的尸体却躺在医院冰冷的太平间,遍体鳞伤。而他的女儿,刚刚出生两周,还没足月。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下是我们所有同学在律师的指导下,根据事实整理的说明。
   
    雷洋,系中国人民大学2005级环境学院的本科及硕士研究生,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现于2016年5月7日晚离奇死亡,我们作为同学经过与亲属初步沟通了解,现知道的主要情况如下:
   
    1.事件大致过程:
   
    由于雷洋在4月24日刚和老婆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孩,他的亲属要过来探望,所以他于2016年5月7日晚21时左右从家里出门去首都机场接他的亲属(航班预计到达时间23点30分);之后就失去联系。
   
    从晚上23:30至第二天凌晨1点,其妻子和亲属不间断打电话,但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直到凌晨1点电话有人接听,接听人自称来自昌平区东小口镇派出所,并告知亲属需要去派出所,亲属于1:30左右达到派出所。派出所告知的大意是:雷洋因涉嫌嫖娼,在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根据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给出信息,雷洋达到医院时间为2016年5月7日晚22点09分,到达时已经死亡。
   
    凌晨4:30左右,亲属随警察来到医院,见到雷洋手臂和头部都有明显淤血,与警察交涉,警察给出答复为路途中雷洋反抗强烈,跳车头部着地所致。亲属要求对遗体拍照留存被禁止。
   
    2.我们的疑问: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我们产生了一系列疑问
   
    1)雷洋几乎每周都会踢足球,全年无休,据了解亲属也没有心脏病史,为何会突发心脏病?
   
    2)手臂和头部的淤血如果为跳车所致,应有明显外伤,可是据家属观察无明显外伤。按照东小口镇派出所所述,执法后已被制服并招供,为何还会尝试并成功做到跳车?
   
    3)医院给出的雷洋死亡时间为22点09分(达到医院时间),可是在之后长达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为何派出所不联系亲属,并且亲属一直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4)亲属交涉后发现,雷洋手机中死亡前几日的通话记录,微信朋友圈里面关于孩子和家庭的信息,手机里面的位置记录都被部分删除,这是何人所为?为什么需要这样做?
   
    3.现在的情况;
   
    我们是雷洋人大的同学,在今天上午听到此事后都非常震惊,完全不敢相信此事会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无比痛惜一个刚出生2周多的孩子就这样失去了父亲,我们无比痛惜一个刚生产完的妻子就这样失去了挚爱,我们无比痛惜其年迈的父母就这样失去了年轻而前途光明的儿子。
   
    所以,我们需要了解更多,我们需要我们的疑问得到解答,我们需要社会各界的帮助和支持,支持我们为一个逝去的年轻生命还原真实过程,给其悲痛的亲属一个交代。
   
    上述说明,已经被朋友圈,天涯,水木等网站和论坛删除。
   
    雷洋的朋友圈里,全部是他参加会议,讨论和研究的消息,而他的头像,是他的女儿握着他的手指。
   
    我知道,我的力量很小,我的声音很弱。但我愿意相信,关注我们的知友们,是了解我的真诚的。我更愿意相信,在中国,在北京,在互联网上,是有公道的,有正义的!
   
    根据家属方面的消息:
   
    1.5月8日雷洋父母从湖南赶来查看雷洋的赤裸尸体,头部颈部多处受伤,嘴角也有血迹,伤口明显被整理过,衣服遗物不知去向。在家属的多次要求下看到了雷洋的遗物,衣服多处破洞,苹果手机近一周形成记录已经全部被删除(家属查看手机时指纹锁已经破解)。
   
    2.至今警方对所谓的洗浴中心无法提供任何证据,地点和名字没有交代,说是无名小店。但雷洋家属从机场到雷洋住所打车用了2个小时,雷洋9点离家去接11点半降落的奶奶等亲属,中间还有闲情逸致去洗浴或按摩?简直匪夷所思。
   
    3.据警方描述雷洋是被半路拦截带走的,并没有在嫖娼现场被抓。
   
    根据上述情况,我们非常担心还会有别有用心的人破坏证据,阻挠调查。因此在目前这个阶段,这篇文章的主要诉求就是希望将这个悲剧和相关的说明通过各位知友的努力扩散出去,以舆论的力量遏制这些人破坏证据的行为,以公众的力量保障程序的正义!

【小众】雷洋之妻吴文萃:刑事报案书

雷洋之妻吴文萃的刑事报案书在网上流传几天之后,也被屏蔽了:
2016-05-20 16.04.46.jpg
2016-5-21 04:19

2016-05-20 16.07.50.jpg
2016-5-21 04:19


但网上还是可以找到转载,例如:
http://weibo.com/p/1001603976504798261594

= = = = = = = = = = = = = =

雷洋之妻吴文萃:刑事报案书
2016-05-17 吴文萃

关于要求北京市检察院立案侦查雷洋被害案的刑事报案书

报案人:吴文萃,女,汉族,1988年  月  日出生,身份证号码(此处不录),住北京市昌平区(具体地址不录),系雷洋(男,汉族,1987年  月  日出生,住北京市昌平区(具体地址此处不录),身份证号码(此处不录),本案被害人)之妻。

犯罪嫌疑人: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参加办理雷洋涉嫌“嫖娼”案件的相关警察、辅警。

涉嫌罪名: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滥用职权罪、帮助伪造证据罪

报案请求:对涉嫌犯罪的全部办案人员立案侦查,对初查已经构成犯罪的嫌疑人,立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案情经过

2016年5月7日晚21时左右,雷洋离家前往北京首都机场,接老家湖南赶来北京看望他刚出生半月的女儿的三位亲戚。

21时04分18秒:雷洋来到龙锦三街,由东向西行走。21时16分50秒:雷洋到达事发足浴店西侧约67米处。(这两个时间点有监控探头证据证实,这个12分钟时间点之内,发生了本案警方所称的“足浴店嫖娼”事件)此后,被五六名无任何警察执法标志、没有穿警服、无警号、无警车的便衣人员拦截、挟持。在伊兰特轿车上要他承认刚才是到洗脚店嫖了娼。雷洋认为遇上绑架勒索,可能是不承认嫖娼,这些人就对雷洋进行“突审”,(警察向家属通报时亲口陈述),进行了暴力殴打。(家属在8日凌晨在中医院太平间、和13日在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尸检前,都看到雷洋身上右额部被重击淤肿、阴部睾丸肿胀、右上臂、腰部、脸部都有严重伤痕,明显系暴力殴打形成),雷洋挣扎逃出小车,在小区内向周边居民大喊“救命,他们不是警察,帮帮我,不让他们把我带走”。随即又被三个人摁倒在地。群众打110报警,十多位群众围观目击并询问情况,阻止不让带走。他们才出示证件说是警察。110警察放行。雷洋又被架进伊兰特轿车5-6分钟。随后来了一辆金杯面包车,两个人随即将雷洋架上面包车。有证人看到此时雷洋已经双手瘫软,不会反抗。根据警察说法,随后雷洋身体就出现异常。当晚22时09分,(警方通报说法)雷洋被送至北京市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警方称抢救无效死亡。而根据医院记录,雷洋到医院时已经死亡。22时55分,医院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从发生抓人到人瘫软抬上金杯车,只有10几分钟。(小区目击证人报警时间21时38分可以证明)到确认死亡,时间不超过50分钟。

雷洋此期间唯一接触对象,是在昌平公安局这些办案人完全控制之下,排除任何其他因素。而雷洋年轻健康,无任何急症病史,不可能在50分钟内会突然因病死亡。

5月8日凌晨1时01分,报案人拨打雷洋电话,接听者自称是昌平区东小口派出所民警。他们通知我到该派出所,称雷洋出事。我即同从湖南坐飞机已经到北京我家的亲属一起,于凌晨1时30分左右赶到派出所。警方当面告知我们,雷洋在该派出所抓嫖过程中突发心脏病猝死。经过交涉等待,一直到清晨天亮,我的亲属才在医院太平间见到雷洋遗体5-6分钟,全身赤祼,身上盖着白布,不让看下半身,也不让拍照。五六名便衣警察即强行隔离开家属。

事发当夜,昌平公安局故意拖延通知我们家属,控制遗体不告知我们放在哪里,掩盖真相,抓捕足浴店全体人员,获取“雷洋嫖娼”的假证据,让足浴女录制有“打飞机”的口供,向社会播放,进行引导。并组织媒体进行采访,统一口径,杜撰雷洋“嫖娼”、“激烈反抗”、“心脏病发作猝死”的说法,两次通过网媒和有关报纸、电视台,发布《情况通报》和相关采访录像,进行掩盖,以造成既成事实。并于8日下午,向我们家属通报,要求我们接受这一结论。

二、犯罪事实

报案人认为,5月7日晚21时参与经办雷洋案件的所有民警的行为,在没有证据能够证实雷洋有嫖娼行为的情况下,对一个无辜公民进行挟持和暴力殴打伤害,致其在10几分钟内即被打濒临死亡。延误时间没有及时抢救,致被害人雷洋在不到50分钟内即死亡。一个年轻健康的人,因警察滥用职权的执法行为,离开了人世。因滥用职权犯罪导致的故意伤害行为,导致了致人死亡的后果,情节极为恶劣。事后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掩盖和伪造证据行为。已经构成滥用职权罪、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帮助伪造证据罪。

(一)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雷洋嫖娼

2016年5月11日,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发布《情况续报》,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针对霍营街道某小区一足疗店存在卖淫嫖娼问题的线索,组织便衣警力前往开展侦查。21时14分,民警发现雷某(男,29岁,家住附近)从该足疗店离开,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对其盘查。雷某试图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并将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这段通报明显进行了编造,漏洞百出,污篾无辜的雷洋,从而试图对民警的犯罪事实进行了推托掩盖。

1、雷洋没有嫖娼时间。报案人明知,雷洋是于2016年5月7日晚21时左右,离开家前往北京首都机场接机的。而警方认定当晚21时14分左右雷洋就从足疗店出来。同时,根据昌平警方提供给中央电视台的道路视频监控显示:雷洋出现在监控摄像头3号的时间为21时04分18秒,出现在监控摄像头4号的时间为21时16分50秒,而事发足浴店位于监控探头3和4之间。所以按经办民警的说法,雷洋进入足浴店完成嫖娼的前后时间为十分钟左右。两处监控审查相减的时间,雷洋可能进足浴店也不到10分钟,根本不可能完成选座、选人、端洗脚水、谈价钱、征求服务方式、脱衣、戴套,洗浴,进行性服务“打飞机”、射精、穿衣、再走到大门外往西70米,这一系列的经过。根本不符合常理,雷洋没有嫖娼的时间。

2、雷洋没有嫖娼动机。雷洋当晚九点出发,到北京首都机场接来看他满月的新生女儿的小姨、奶奶和嫂子,从家里出发,坐地铁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到北京机场,而飞机预计落地时间是十一点半。是我们催他出门的,时间已经很紧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雷洋如此匆忙忙忙里偷闲挤时间去嫖娼,不符合基本常理。同时,雷洋接其小姨等人来家里,为了照看刚刚出生14天的雷洋的孩子。另外,5月7日还是报案人和雷洋结婚纪念日。在这个特殊的日期、时间节点以及马上与亲人团聚的背景下,雷洋不可能专门去嫖娼一个根本不认识的比他还大的洗脚女。

3、雷洋嫖娼没有任何直接证据。(1)监控录像审查没有雷洋进、出足浴店的任何证据;(2)足浴女也没有进行脸相辩认,无法证实接受性服务“打飞机”的人就是雷洋;(3)阴毛、体液、避孕套,对于一直控制尸体的警方,进行伪造嫁接易如反掌;(4)足浴女说是“打飞机”手淫,警方说是用了避孕套性交易;(5)一说雷洋很快承认了嫖娼,又说挣扎逃跑抗拒执法高咬伤民警打碎视频拍摄设备;(6)足浴女在电视上说,“打飞机”他们的规定时间是45分钟,雷洋既然专门绕道去选择性服务,没有任何外来电话催促和干扰的情况下,为什么10分钟内就会主动结束服务付钱走了?除了有利害关系应当回避的昌平公安机关的编造和抓人形成的伪证,能够证明雷洋有嫖娼的证据一份也没有。完全是为了掩盖打人致死而故意编造。

4、雷洋生前向居民区大声呼救,扩大影响,没有想掩盖嫖娼,不符合嫖娼行为人的特征。明显不是有嫖娼情节的惯常表现。如果真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他应该会很顺从地随办案民警走,而不会让居住地不远的居民大家都知道,而大声叫救命。只有根本没有违法情节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二)雷洋尸体外伤严重。

2016年5月8日凌晨五时多,报案人亲属经派出所通知,到昌平中西医院太平间,见到了雷洋的尸体。雷洋全身赤裸,嘴角有血,额头、颈部、手臂、都有明显外伤,明显是暴力殴打才能够形成。在5月13日尸检现场,五位亲属都亲眼见到的全身伤痕,致命处是睾丸异常肿大,额部有重伤淤痕,右手脱皮,腿上有淤青和血痕。明显是外力伤害致死。待法医检验结论出来,一定会进一步证实这一结论。

(三)公安执法整个过程严重违反法律规定。

1、经办民警盘问和车上“突审”严重违法。

根据警方自己公布的通报,经办民警当时是着便衣,在盘问时雷洋大声呼喊“救命”,“他们不是警察”,这些都有目击证人证实,根据常识和雷洋的智力水平,如果雷洋被抓时经办民警出示有效证件,雷洋不会大声呼救、让人报警。这说明,经办民警在抓捕雷洋时没有穿警服,未戴警号,根本未出示工作证件和法律文书,这显然违反治安行政执法的法定程序,根本不是依法执行职务,而是违法办案,非法抓人。

2、经办民警利用职权暴力殴打雷洋。

从雷洋的尸体表面即可看出,雷洋浑身是伤,尤其是睾丸肿大特别严重。现场很多目击证人证明当时经办民警和雷洋发生了肢体冲突,昌平分局在通报和接受新闻受访时,都承认经办民警与雷洋发生了激烈对抗。在一个普通治安行政案件中,五个经办民警约束一个人会有多大难度?为什么要采取如此暴力?

(四)雷洋没有心脏病史,可以排除猝死。

2016年5月8日,东小口派出所在告知报案人雷洋死因时,称“心脏病猝死,这是医生的初步诊断。”然而,事实上雷洋根本没有心脏病,雷洋家族也没有心脏病史。也不可能一个年青健康的平时一直好好的青年人,到警察手里没有其他原因十几分钟内坐在车内就会急病死亡。经办民警在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进行司法鉴定的情况下,以一句“心脏病猝死”,明显是在掩盖搪塞。

(五)经办民警的行为符合刑事立案追诉标准。

本案中,昌平公安局经办民警,严重违法办案,无端怀疑无辜公民,进行挟持和暴力殴打,进行刑讯逼供,车上“突审”,导致雷洋最终被直接殴打致死。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各被控告嫌疑人已经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各被控告嫌疑人已经涉嫌滥用职权罪;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第三款,该局相关领导和没有参加直接行动的警察,组织伪造证据,掩盖执法中打死人的事实,供公开播放,误导社会,故意陷害雷洋,进行虚假事实通报,掩盖本单位涉案人员的犯罪行为,已经涉嫌帮助伪造证据罪,并应当依法从重处罚。

三、立案管辖

(一)该案属于检察机关管辖

《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的渎职犯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报复陷害、非法搜查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以及侵犯公民民主权利的犯罪,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对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其他重大的犯罪案件,需要由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时候,经省级以上人民检察院决定,可以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范围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其他重大的犯罪案件,需要由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时候,经省级以上人民检察院决定,可以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二)该案应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管辖

根据《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职务犯罪案件管辖规定》第二条:“人民检察院对直接受理的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实行分级立案侦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有重大影响的职务犯罪案件;……”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十三条:“人民检察院对直接受理的案件实行分级立案侦查的制度。……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全省(自治区、直辖市)性的重大犯罪案件;……”

本案中,雷洋非正常死亡案件,在北京市甚至在全国都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已经成为全国和国际上都关注的案件。因此应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立案管辖。

同时,由于本案已经有充分的证据可以判断经办民警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可以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罪刑,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亦应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决定立案侦查。

综上所述,报案人认为,各犯罪嫌疑人,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民警察,在履行职务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职权,并利用职权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之规定,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滥用职权罪、帮助伪造证据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一百零七之规定,请求贵院立即受理报案,迅速保全和调取相关证据,核实证人证言,审查相关事实和证据,并对此案立案侦查,立即对相关涉案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清全案,依法追究相关嫌疑人的刑事责任。

此致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

报案人:
2016年5月16 日

抄报:最高人民检察院

附件:
1、报案人身份证、户口本复印件各一份;
2、报案证据清单及证据材料8 份36页;
3、视频证据光盘2张;
4、报案书副本2 份。

权威发布:对邢某某等五人立案侦查

权威发布-立案侦查.jpg
2016-6-1 12:21

海淀公安敏感时刻致战友:总会见彩虹

海淀公安分局官方账号于北京时间6月1日在新浪发布了一则相当耐人寻味的微博:
@海淀公安分局:致战友:这一路,有风有雨,但只要我们在一起,总会见彩虹!!
因时值昌平公安五名涉雷洋案的警察被宣布立案侦查,网民普遍认为海淀公安的这条微博是为昌平公安打气、与其抱团的表态。截至发稿时,@海淀公安分局 已删除上述微博。

从以下这张谷歌快照截图可以看出,海淀公安“致战友”的微博在当时已收到近900条评论和转发。该网页缓存时间为北京时间2016年6月1日16时04分。
海淀公安分局-总会见彩虹.jpg
2016-6-2 11:10

再说雷洋:589个小时后的翻转意味着什么?

6月1日北京检察发布消息,对雷洋案立案侦查。而纵观过往事件,我们能得知:保证程序正义和信息的公开,才是面对汹汹舆情、应对质疑的最有力武器。
评论全文

雷洋尸检报告是不是快出来了?

禁止评论:
禁止评论.jpg
2016-6-8 11:48

雷洋案教训:电视台或成“帮凶”之尴尬

下面这篇评论写得很好,发表已有多天,但当时立即被屏蔽,没法转载过来。今天偶然看到有人转载,于是把它转过来这里。作者不详。

= = = = = = = = = = =

  本来不想再写“雷洋案”了,但是看到“删痴”们又删除了昨天的微文,按照我的个性,只能“应战”了。于是再发一篇“狠”的。

  看到“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依法决定对昌平区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民警邢某某等五人进行立案侦查”的新华社通稿,第一反应是:这下电视台惨了!前不久,你们还让这个姓邢的警察叽里呱啦在电视上煞有介事地“介绍案情”,转眼他就成为嫌犯被“立案侦查”了。呜呼哀哉,假如入罪定案,岂不成了笑话——一个月前他的大特写布满荧屏,是个“正面形象”;一个月后他的特写或近景也将出现在荧屏上,却是“反面形象”!这个是不是有点搞笑?也太不严肃了!

  于是就延伸到一个“严肃命题”:作为国家的媒体,特别是至关重要的电视台,它的职能究竟是什么?

  咱们撇开姓党姓民的敏感话题,单说电视台的“独立地位”。像“雷洋案”这样牵动全国人民神经的大案,电视台早晚要“回应人民的关切”,这是毫无疑义的。只是,如果电视台的领导稍具法律常识,就会明白:该派出所民警由于直接关系到“雷洋之死”,已然是“敏感”的“涉嫌当事方”。在这风口浪尖的当口,让这样的“涉嫌者”单方面上电视“说案情”,很可能不但不能平息民意沸腾,弄得不好,还有可能激起更大的民议鼎沸。

  可不,由于事情本身存有猫腻,虽然邢某人做了说明,甚至搬出了打马赛克的“卖淫女”,但还是露出了诸多漏洞,让火眼金睛的观众产生了诸多疑问。尤其是“涉嫖”和“死因”两个重大问题上,公布的材料很难服众,于是民间舆论翻江倒海地喧嚣起来。

  这一切,“得益于”电视台的推波助澜。你们是想帮助警方“缩小非议”吧?却引发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扩大非议”!
  
我不知道电视台和警方有怎么样的隶属关系,根据常识,他们互相之间是“不搭界”的:一个归口公安部门,一个归口宣传部门。除非宣传部门的上级领导直接下令,你们才有这个“义务”去“执行指示”。为了避免本文惨遭秒删的厄运,咱们撇开“上级下令”的探讨,而是直接进入“电视台独立判断和决断”的探讨——有没有这种可能,你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只要警方来找你们,你们就认为“有配合的义务”?而压根儿就没有想过你们自己应该“独立判断”和“独立决断”?

  我认为这种“惯性思维”的可能性极大。也就是说,假如北京的警方去找了北京的电视台,哪怕北京电视台根本没有接到广电总局或其他“顶头上司”的指示,也照样会大大方方地网开一面,因为“以前一向是这样操作的”。

  假如是这样,我也先不怪你们,我要说的是“吸取教训”的问题。简单地说,电视台的领导必须具备基本的“法律意识”:不管对方是警方还是什么牛逼方,你都得首先考量对方在“当事”中的角色。如果对方是“涉嫌”的一方,你们无论如何不能“网开一面”,给予放行。因为,你的“放行”很可能会落下不慎“帮凶”的诟病。这对于一个特别看重“公信力”的电视媒体而言,这是对你的致命打击。这种打击会毁坏你的公众形象,引起一连串的包括收视率、广告投入等负面反应。

  我提请你们增加“知耻感”——试想一下,假如五个嫌犯共同制造了雷洋之死的冤案,那个姓邢的警察就是“犯罪小集团的头目”!你让这个“嫌犯头目”堂而皇之地在荧屏上长时间地说谎,罗列假证,而你压根儿就不对他们的言辞进行任何“辨伪”,这不是失职是什么?对此,你们要“知耻”。唯有增加了“知耻感”,才会守住你们的阵地,不让别有用心者有机可乘。

  其实,如果你们稍具“警惕心”,就不难发现其中的“不靠谱”,尤其是在事关重要的两项“证据”上,疑点太大。一个是“手印”,一个是“精液”。

  先说“手印”。根据涉案警察刑某的说法,雷洋自己“承认做大保健,交嫖资200元”。还说“当场作了笔录”,并得到雷洋“按手印”。但是根据整个事件的进程,根本就不可能有“当场做笔录”的可能,雷洋也根本不可能“按手印”——试想,他都“冒死反抗”了,还会乖乖“按手印”吗?你有本事,就拿出他的签名吧!!!一个大活人,有能力按手印,也有能力签名,你为什么不让他签名呢?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他失去意识后强按的,或者是在他死后补按的!因为,要强迫他签名不可能,要强迫他按手印也不容易(要先蘸印泥,然后在规定地方稳稳当当按下去,得费时间)。这个愣头青雷洋,连三个警察想把他控制在车中都办不到,何况要让他按手印!肯按手印,还用得着拼死反抗吗?

  然后说“精液”。雷洋家人看到尸体时,“身上右额部被重击淤肿、阴部睾丸肿胀、右上臂、腰部、脸部都有严重伤痕,明显系暴力殴打形成。”从体表伤痕判断,雷洋前胸并没有受到锐器打击的迹象,所以心肺的直接损害基本不可能。就算是有肝脾或者肾脏出血,甚至假定在右侧额部创伤的下面有大脑内膜下血肿形成,死亡也应该发生几个小时之后。所以雷洋家人亲眼所见的生殖器损伤是雷洋死亡的关键——请注意,洋家人第一次看到尸体时,警察禁止看尸体下身。根据事件经过的时间点判断,一个生殖器受到重击的人不可能咬伤踢踹警察逃跑,何况如果三名警察在控制雷洋过程中打击雷洋生殖器,围观者也不可能视而不见。所以对雷洋的生殖器的暴力打击,只能发生在那辆伊兰特轿车内的21点45分之后的5分钟。有人要问,警察为什么要打击雷洋的生殖器?又是用什么方式打击的?警察没有理由因为“仇恨涉嫖”,而要那“涉嫖工具”的命!最有可能的答案只有一个:电击雷洋生殖器,造成强迫射精,伪造嫖娼证据。

  电击生殖器是某些国家采用过的非人道酷刑,受害人因痛苦而惨叫。阴茎勃起,精液狂喷,剧烈疼痛甚至会引发神经性休克心跳骤停。那么,为何就近的围观者没有听到雷洋的惨叫呢?答案应该是:涉案警察为了防止雷洋的惨叫被人听到,在对雷洋生殖器实施电击的同时,封堵雷洋呼吸道造成窒息,也可能由于颈部压迫造成心跳骤停。在多重致死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雷洋的心脏在5分钟之内停止了跳动。当然,涉案警察也如愿拿到了他们想要的雷洋嫖娼证据:“避孕套DNA”。

  好吧,两项最为重要的“证据”:手印和精液,极有可能都是伪造的。相信通过法医检验,雷洋的生殖器有没有电击损伤,所谓的“避孕套DNA”是正常生殖器排泄还是暴力强制下的损伤性排泄,应该会通过科技手段辨别真伪,作出科学结论。

  民间自有高手在,有网友就如此分析:涉案警方故意隐瞒拘押雷洋在伊兰特轿车上滞留5分钟后转移到面包车这个关键事实,就是为了掩盖雷洋之死的核心黑幕——为了伪造嫖娼物证导致雷洋死亡。这也就是为什么涉案警方一面要死咬雷洋嫖娼,一面又对“避孕套DNA”闪烁其辞。涉案警方不敢提避孕套里的“精液”二字,卖淫女的指证中甚至完全没有给雷洋用“避孕套”的情节。因为谁也不愿为一个酷刑迫害、制造伪证、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承担责任。

  好了,其它疑点还有不少,但这两项“关键疑点”一旦“破译”,很可能是“情节极其恶劣”的内幕。我不知道“北京检方”敢不敢“巨细靡遗地披露案情”,还是会“有所选择”地说个大概,把可能激起极大民愤的恶劣细节“技术处理”。不过,我的建议是,无论这五个嫌犯如何“不择手段”,也应如实相告,让人们认识他们的嘴脸,没有必要为他们做一丝一毫的掩饰。这是尊重公民的知情权,也只有这样,才会真正平息非议。

  再也不要有那种“老鼠屎的形象会损坏警方整个形象”的错误担忧。这样的逻辑,削损了多少党和政府的威信。按照这个逻辑,惩办贪官也必须“思前顾后”,因为这些“党的高级干部的落马会损伤党的威信”——是损伤了威信,但不惩治,威信的流失更快!只有下狠手惩治,才有可能挽回威信。其间的逻辑关系应是这样。

  最后,转发一下“雷洋案”律师陈有西的“心声”——“北京市检察院今天约见家属和律师告知,根据昌平检察院的初查,今天巳经决定对雷洋死亡案五警察立案侦查,交由四分检侦办。犯罪嫌疑人已经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雷洋案律师陈有西在京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感谢北京市检察院秉公执法,接受报案,及时立案,让每一个案件当事人都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二、要将个别违法乱纪的警察,同整个公安队伍区别开来;将个别地方公安队伍中的问题,同整个公安工作全局区别开来。三、本案能够及时立案,说明当前我们国家司法机构是有效运营的,不管是执法人员,还是普通百姓,只要触犯了国家法律,一定会依法受到追究,没有特殊保护伞。四、本案由北京巿检察院四分院侦查、市公安局配合侦查是合适的,下步律师和家属将密切配合侦查工作,提供证据。五、希望立即对足浴店五位证人进行保护,恢复自由,宽松环境,实事求是恢复原始真相。六、希望及时公布尸检结论,向家属通报死因,律师将进一步研究。七、希望放开网络舆论,让大家理性讨论,进行普法教育,让人民一步步看到实实在在的公平正义,消除猜测和误解。八、律师将向检察院提交公函,正式参与到司法程序之中,尽快向北京市检察院四分院提交一万六千多字的律师分析意见书。协助检察院依法侦查、取证。”

  好了,但愿“删痴”们手下留情,不要秒删本文。也希望有关电视台不要恼羞成怒,而是要知耻改正,因为——你们欠雷洋一个道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