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通商宽衣

本帖最后由 HJL 于 2016-9-5 20:47 编辑

在杭州G20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发表主旨演讲,在演讲中他延续以往的用典风格引用了一段来自《国语·晋语四》的“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原意为降低关税整饬道路促进贸易放宽农政),然而却将“通商宽农”误读为“通商宽衣”,留下笑柄。“通商宽衣”一词很快在网上引起广泛讨论和转发,但之后相关内容受到审查,9月4日12时有网友反映“通商宽衣”已无法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截至9月5日14时,新浪微博已无法搜索到任何“通商宽衣”的相关结果。

通商宽衣:
2016-09-05 11.16.16.jpg
2016-9-6 09:38

“轻关易道通商宽农”也不行:
2016-09-05 11.17.53.jpg
2016-9-6 09:38

“通商宽农”却可以:
2016-09-05 11.19.00.jpg
2016-9-6 09:38


演讲视频(重点句子讲三遍)
.

严重不接轨的西湖G20

原文链接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经用户投诉,发现此内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查看对应规则
转载链接1】 【转载链接2

作者:黄光锐

原则上20年一轮的G20会议作东,与国际接轨显然是十分必要的。

然而,不得不说,这次西湖上的G20会议,在这一点上,简直就是不及格。

举办地“借用”原则

首先,以往多届G20会议都清晰地体现了一个基本的认知:举办地是“借用”的。

G20会议,作为历史上的G7在新形势下的扩大版,可以说是有那么几分“地球村高管团
队年度工作会议”的味道。虽然每年一度的高管会议下来,陈词滥调一大堆,实际效果
却很是一般,甚至很多声音已经开始质疑这样每年一度的形式主义值不值得那些长途飞
行的汽油耗费和污染排放,但就目下而言,年度工作会议仍然还是一个得到默认的“国
际惯例”。

这么一个背景之下,地球村的高管们去年北美今年东亚飞来飞去开会的时候,还是有些
起码的自知之明:开会的那座城市,不属于那些与会的高管,而是属于这座城市的居民。
会场、宾馆、乃至公交饮食起居等等资源,说白了都是向这座城市借用的。虽然规模
庞大而现代化的安保等需求不可避免要占用大量的空间,但一届届的会议下来,尽量减
少对举办地居民日常生活的打扰是从来没有被质疑过的一项基本原则。

这个,不用说,本届G20会议是不接轨的。

保持工作气氛原则

如前所述,G20会议是一个工作会议,而且还是一个议题繁多日程紧张的工作会议。因
此,虽然历届G20也都尽可能为与会者提供一个舒适放松的环境,但从来没有哪届会议
拿出大段的时间吃吃喝喝听歌剧看戏曲:在如今这个电信网络高度发达,很快就要向着
虚拟现实(VR)迈出步伐的年代,高管们是不是有必要飞行上万公里面对面聚会都开始
饱受质疑了,要是人们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吃喝玩乐大会的话,股东们可就要用愤怒的眼
光看着这些腐败的高管们了!

就是因为这个,据闻几乎所有与会首脑的贴身团队,都极其不愿让西湖晚会在本国的电
视网络上受到关注。倘若搜肠刮肚几个月吹吹打打一晚上的目标,是让西湖在全世界出
个大名,那可就只有呵呵了。

说起来,与西子齐名的西湖,与天堂并称的苏杭,本不需要一个G20会议来出名。不过
既然来了,那就让那些戴着各式各样头衔的地球村高管们,晚上享受一下杭州特色的街
町瓦房,早起就跟杭州市民一起排队买包子豆浆吃早饭,这样一个真实的杭州淡妆的西
湖,既符合G20工作会议的定位,又更能让世界感受不带做作的自然清新。

遗憾的是,这个上,本届G20会议也是不接轨的。

东道主议题特权原则

给地球村高管们作东,费力费时费钱,当然是要有回报的。纵观历届G20和类似国际会
议,东道主都有提出东道主看来适合讨论议题的特权,而且美国作为现有国际秩序的当
家人从来都是毫不客气地带头行使这一特权。

众所周知,对于现行的许多国际准则国际惯例,本届G20的东道国是有意见的。既然有
意见,那就不要伪装观点一致,这个会原本就是该和谐和谐,该吵架吵架的嘛。譬如说,
既然有些同学对国际海洋秩序“过度航行自由”有看法,想要推行“海域周边国家的排他
合作机制”,那么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在大会上提出来呢?

当然了,在这个上头,本届G20会议仍然还是不接轨的。

所以总结起来,这是一届以陈旧的儒教礼制为宗旨的花钱买虚热闹的与国际游戏规则严
重不接轨的G20国际会议。

--

“听说最近都不让去杭州,于是我亲自试了一下”/Add.2

本帖最后由 HJL 于 2016-9-7 23:52 编辑

17# HJL

三個角度看杭州G20

作者:喬木 北京传媒学者

為期两天的G20峰会日前已在杭州闭幕,很早就开始的严格安保,仍将持续几天。媒体舆论继续分化,官方媒体一边倒地盛讚会议的意义、中国的精心準备和领导的讲话;网络社交媒体则是调侃、不屑甚至不满,虽被删除,却不断出现。面对如临大敌般紧张的杭州,此前浙江一名基层官员,网上匿名发文《杭州,為你羞耻》,批评為承办G20劳民伤财、草木皆兵的当局,被查出后开除公职、刑事拘留。本文尽量平衡地从三个角度予以评论。

第一个是安保。任何国家,不管是民主还是专制,举办这样的会议,都会採取严格的安保,譬如封路、检查等。安保是绝对必要的,但是有一个适度性的问题,包括时间长短、空间大小、适用的人群等。杭州此次的尺度,远超民眾的想像、中国以往的处理、其他国家的做法。

杭州本是人声鼎沸、高度繁荣的商业和旅游城市,但英国传媒一段短片却如此记录:记者的车在空旷的大街上行驶,几乎没有车和行人,两侧是不断的安保人员和紧闭的各类店铺。拐进一条小街,依旧是封闭的店铺,寂静的街巷。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居民,打算採访几句,旁边传来跟踪或执勤的人的呵斥,不许採访。

早在一个月前,许多工厂被停工、眾多商铺被关张歇业,不少门窗被贴上安保封条。最著名的公共资源西湖,从9月1日到6日封闭。安保范围不仅在杭州,从上海南下的列车,进站时要接受几道严格的安检,车上又不断地穿梭检查,到了杭州,出站时又是几道检查。杭州清退外地户籍人,本地人被鼓励去安徽、贵州旅游,当地景区给予免费。权力意志到处体现。

不说这些对人们心理和权利的影响,就说实际的影响:商店停业、物流快递中断、学校放假的损失、生活的不便。為了这种形式远大於内容的会议,人们却承受实际的代价,至於投入的安保人力、财力之巨,更是没法说。开会本来是為了生活更美好,尽可能地减少对正常生活的影响,而不是肆无忌惮地扩大范围。

第二个是对会议的评论。社会多元化,网络大眾化,对任何事有不同的声音都很正常,只要不违法。可对G20,官方只能容许一种声音,就是说好。网络上说不好,自然会被删帖、屏蔽、禁言。就是不论好坏,只说歷史和事实,也会被删帖。张鸣教授的《隋煬帝的面子》,通篇都是讲歷史,没有一句涉及现实和G20,被删。网友陈小花,记录了从上海到杭州的见闻,没有观点,只是事实,有闢谣有证实,但最后仍然被删。徐昕教授微博发了一段以往的视频,就写了一句话:“奥巴马车队呼啸而过”,没有对这事的评价,也不涉及G20,但不光被删帖,还遭到《环球时报》旁徵博引的批判,称公知在抹黑G20。

第三个是能否抗议和示威。从国外来说,只要开G20和类似的会议,必然会有各种团体、各国民眾的示威抗议,中国媒体也会津津乐道地报道评论这些事。因為对於任何事,赞同、反对、漠不关心都很正常。从新闻价值来看,亲切友好地交换意见不是新闻,出现争论和冲突性事件,才是吸引人的新闻。从国内来看,宪法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2008年北京奥运时,专门在遥远的地方划出示威区,儘管没有批准任何申请,但从形式上被标榜為中国的巨大进步。可是本次G20,网络上的调侃、影射、批评都不容许,何况现实中的有组织抗议?哪怕你是抗议参会的美国的霸权主义、日本的军国主义、加拿大总理刚刚对中国人权的批评。这些年,在进步,更自信了吗?

分析文化上的好面子、政治上的维稳、权力巩固的体现,不是本文的重点。东道主大会讲话,称“在杭州点击鼠标,联通的是整个世界”。希望不仅上网能真正联通世界,开会也能联通世界,包容、开放、自信。


我敬重王老,但对现行反腐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原文链接
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该网页无法转码
转载链接1】 【转载链接2

搜狗|喻培耘:我敬重王老,但对现行反腐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我敬重王歧山这个人,敬重他的人品和为政责任意识,我认为他确实是在负责的做一些实事。但是,我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无论抓再多贪官,似乎也很难激起我多少兴奋和快感了。

为什么?

几点原因:

  第一、反腐败再整得凶,都只整掉冰山一角

一个早就明摆着的事实是,现体制下几乎“无官不贪”!被反贪的在贪,反贪的也多半在贪。根本没有贪与不贪之分,有的只是大贪小贪之别。政治完全砖制化与 经济半市场化的畸形结合,造就了举世无双、冠绝古今的史上第一贪腐大国。现在的和珅,十万个也不止!现在的刘青山、张子善,几千万个也不止!如果谁还敢说 什么“大多数党员和干部是好的,是廉洁的”,说轻点,这是不承认至理名言“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说重点,这纯粹是在昧着良心说瞎话。

只要一想到他们开会时,台上台下坐着的绝大多数都是腐败分子,我对他们所谓反腐败的唯一反应就是——冷笑——除了冷笑,还是冷笑。

  第二、揪出来的贪官,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从草根起来的

全国上下几乎人所共知的一些大贪官、大腐败家族,其实一直没有动他们。有的家族全家皆贪,世代皆贪,有人负责掌权,有人负责捞钱,一个家族的财产富可敌 国,但却能一直安然无恙,甚至稳居高位继续肆无忌惮贪腐——这一公然发生的世界奇迹一般的事实,其实是全国人民最不服气的一点,也是现政权最失民心的一点。

  第三、判处贪官时公布的贪污数额,远远小于网上流传的数额

这样打埋伏,有什么意思呢?是担心完全公布出来激起众怒吗?然而,你不公布,你以为人们就不明白了吗?大家其实心里明镜似的,你们贪成什么程度,人们心里是有数的。

  第四、无论如何腐败,贪得再多,都不会被判死刑

记得以前还有被判死刑的贪官。但最近三十多年,似乎再难看到给贪官判死刑了。如果中国取消了死刑还差不多,但问题是当前并未取消死刑。贪腐不判死刑,这 就相当于给了腐败者一个保险箱,让他们敢于前仆后继、无所顾忌的腐败。我个人认为,腐败危害远甚任何犯罪。杀人毁掉的仅是一个人或少数人,贩毒也只是让一 部分人家破人亡,但腐败危害的是整个国家和民族,至少是一方百姓,毒害的也是整个社会的道德和人心。如果说哪种犯罪最不宜取消死刑?我个人认为,就是贪污 腐败。正确的做法是,必须大幅提高腐败成本,将腐败列为所有罪行中的第一重罪来对待,对腐败者课以重刑,并干净彻底没收其腐败所得;哪怕腐败者已见阎王, 他的腐败财富已传之后代,也必须一分不少的收缴国库并用于全体人民。

  第五、收缴的腐败黑金,人民看不到一分钱

请问,这么大数量的钱究竟到哪里去了?这笔钱的用途是否该有一本明白帐交待给人民?

  第六、反腐神秘化,极不透明,人民缺少知情权

人民早就反映有问题的贪官,早就反映有问题的领域,一直不调查和处理。红十字会,调查处理了吗?彩票领域,调查处理了吗?医院移植领域,调查处理了吗? 计生罚款领域,调查处理了吗?民间、网上多年风传的贪官,调查处理了吗?而且调查了一年两年乃至几年的贪官,一直不审不判。贪官们下落何在,行踪何存?是 否偷偷保外就医?是否玩什么手脚早就出狱享清福?缺少透明度的国家,让人们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不象陈水扁被囚狱中,人们通过媒体无孔不入的报道,连他每 天的吃喝拉撒、一举一动都一清二楚。至于用一个党的纪委采用“双规”的方式来办案和反腐,究竟是不是合乎法治的长远之计,此处暂且不表,但显然这是存在争议的一件事情。

  第七、腐败分子蹲监狱还有所谓“省部级监狱”

一个腐败高官在狱中享受的豪华生活待遇,竟然是多数寻常百姓终其一生也难以享受到的。贪官特别是有背景的大贪官的人权确实得到了有效保障,这不能不说是古今中外坐牢史上的一大超级笑话,更是一个让人民齿冷心寒的黑色笑话。

  第八、无论如何反腐败,其结局都必定是越反越腐败

我们不需要运动式反腐,需要的是泯主制度,需要的是人民有权利选出并监督政府,让政府唯民是从,这才是最有力的反腐举措。砖制政体是腐败最好的温床,运 动式反腐即便严苛如朱元璋,也解决不了任何根本问题。制度性腐败最终需要制度性的变革来彻底解决。所谓“用治标来为治本赢得时间”固然可以理解,但我希望 离治本的时间不要太长了,太长了的话,砖制政治及其副产品——腐败,所带来的危害和损失恐怕多少年也弥补不回来了。

总之,我对中国现体 制下的反腐不抱任何信心和希望,也不再对之有任何兴趣,但这并不影响我对王歧山本人还是有一些好感的。我最敬重的两位共铲党领导人早已仙逝,活着的还有为 数不多的几位共产党领导人可以让我对他们产生一点好感,如朱、王等。我想,如果中国不尽快走向泯主,王的反腐注定会黯然收场,腐败分子将一如既往的“离离 原上草,暖风吹又生”!正如朱当年唏嘘遗憾别离,王或许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除非,几年内中国能真正见到泯主的曙光!

一篇关于今年诺贝尔化学奖的文章被删

据说是因为其中这句话:
正常情况下,分子们是被强力的共价键维系的,原子在其中共享电子。而这一梦想则想要以机械键取而代之,让分子们得以互相连锁而其原子却不直接发生相互作用。
以下是收集自新浪微博的一些评论:

@黑暗的黑眼睛:每一个分子都得听党的话,不服不行

@仙杜拉破牆:幾年前我發過一句「和狗狗[污]共享歡樂時光」死活發不出去,改了和狗狗一起就ok 了,這G點一直沒變過

@zeeron28:想起一个梗:一台独立服务器

@坐在后面的猫:想起了江阴道路管理局

@灵山之上神风起:工信处女干事每月经过下属科室都要亲口交代24口交换机等技术性器件的安装工作。

.

当众怼美国家领导人也“违规”

trump lies.jpg
2017-2-20 06:07


來源: 当众怼美国家领导人也“违规”

当众怼美国家领导人也“违规”/Add.1

trump lies 1.jpg
2017-2-20 06:09

当众怼美国家领导人也“违规”/Add.2

被存留下來的微博截图:

trump lies 2.jpg
2017-2-20 06:1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