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張学良 part 2

所以史達林立即親自擬電命令毛澤東——絕不容許殺蔣。
並且,史達林明確指示到:應該首先瞭解到——蔣介石是抗日的,打倒蔣介石,必會引起內戰,而內戰只能有利於日本侵略者。史達林還說,“張學良分量不夠,怎能做全國抗日領袖?中共也沒有領導抗日的能力。蔣介石雖是一個可憎的敵人,但他是中國唯一有希望的抗日領袖。”
西安軍事暴亂僅僅一天后,12月14日,蘇共中央《真理報》發表社論,將“西安事變”直接定性為“叛變”,是“利用抗日運動進行投機”; 蘇俄政府報《消息報》也稱:“張學良的叛變可能會瓦解中國抗日力量的統一,不僅給國民政府,而且給整個中國人民都帶來危險。”
共產國際機關刊物《國際通訊》則直接著文斥責張學良為“叛徒”、“強盜”。
張學良秘書、中共黨員宋黎曾經有這樣的回憶:塔斯社廣播了《真理報》、《消息報》的報導後,張學良手拿新聞記錄稿下樓,在樓梯口遇到宋黎,面對宋黎自言自語地說:“我救了共產黨,他們就這樣對待我?”
他還兩次不滿地問秘書、中共黨員劉鼎:“蘇聯廣播為什麼罵我受日本人指使?”
周恩來12月17日到達西安後,張學良就立即詢問蘇聯對西安事變的態度,當周恩來說蘇聯大致不會援助張楊的時候,張學良很衝動,反應甚為憤慨,似乎覺得被人出賣了,他甚至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即“以往中共老是吹噓蘇聯可以援助,現在他已成騎虎,中共竟臨陣抽腳,不兌現了”。
所以,張學良儘管用抗日的高帽子矇騙了很多世人,但面對全國的譴責、蘇俄的反對(延安當然也就不能堅持原先的提議),甚至因為殺人捉蔣,而造成的東北軍的軍心渙散,張學良不得不採取到南京請罪的方式,試圖避免追究,保存東北軍的勢力。
儘管張學良得到了蔣介石宋美齡的寬大,東北軍沒有被裁撤,然而,東北軍因西安事變而發生了裂變,駐洛陽的東北軍炮兵旅旅長黃永安以及駐保定的東北軍53軍軍長萬福麟在接到張學良軍變的命令時,都極為不滿,拒絕執行,直接向中央報告和投誠!
一個月後,東北軍總部發生二二事變:王以哲,這個曾經擔任張學良衛隊長、在東北幫助張學良殺害楊宇霆常蔭槐將軍的“審判員”、在西安直接與周恩來李克農秘密談判、在軍變前高級會議上附和張學良捉蔣的67軍軍長(中共秘密黨員),被叛變官兵直接殺掉!同時被殺的,還有西北剿總交通處長蔣斌中將、西北剿總參謀處長徐方少將、王以哲的副官宋學禮等。
之後,張學良的東北軍,全部6個軍,紛紛主動向南京國民政府投誠,接受命令,分赴各地抗日,從此,世上再無東北軍這個恥辱的名字!(楊虎城的西北軍也是一樣,由於對西安事變不滿,楊虎城最信任的部下馮欽哉帶一個師2萬人投靠中央,之後西安警戒旅又有兩個團投靠中央,楊虎城只剩下微不足道的孫蔚如的一個師——而孫蔚如在西安事變第二天,就向楊虎城提出“捉張學良送蔣介石”的主張。楊虎城不採納,西北軍也就此消失)
而當年積極支持搞西安事變的張學良頭號智囊、東北軍總參議(軍師)鮑文樾,抗戰剛剛開始,就可恥地直接投降日寇,擔任汪偽政府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代理軍政部長,河南省省長等高官,是著名的大漢奸之一。1945年鮑文樾因漢奸罪被捕,判處無期徒刑,服刑30餘年,在臺北出獄。
親自抓捕蔣介石的張學良警衛營營長孫銘久以及應德田、苗劍秋等號稱“東北軍最支持聯共抗日的人”,也是“對張學良最忠心的人”,還是張學良組織的所謂“抗日同志會”(其成員基本為中共黨員)的骨幹,卻是東北軍中第一批投靠日寇做漢奸的人,孫“因功”升任偽政權山東保安副司令,應擔任偽政權河南教育廳長,而苗這個寫過《抗日理論與實際》的人,直接移民日本!
而張學良的另一個弟弟張學銘,居然在日寇已經陷入必敗絕境的1943年,還投靠汪偽政權,做了一個小漢奸。
偽軍中最高層的孫良誠、吳化文、白鳳翔、李守信等,清一色的都是原軍閥西北軍和東北軍的將領,而這些人往往率部成建制投敵,以孫良誠為例,他率兩個軍3萬多人成建制投靠日軍,換了一個偽第2方面軍總司令的頭銜。
蔣介石的中央軍,卻從無大規模的投敵的記錄,甚至沒有一個中高級軍官主動投敵,相反,有兩百多名將軍血灑抗日戰場。而張學良長期廝混在北平,對東北那片白山黑水缺乏張作霖般的深情,又懼怕日本虎狼之師,一槍不發保存軍閥實力最符合他當時的個性,深得蜀漢後主劉阿斗的真傳!
劉禪面對鄧艾的五千奇兵,便攜帶成都的十萬兵士百萬百姓開城請降,弄了個“安樂公”幹幹,居然在曹魏“樂不思蜀”得以善終!
高喊“法西斯才能救中國”的張學良,面對入侵的日本法西斯區區兩萬關東軍,便將百萬將士數千萬百姓億萬軍火物資獻上,拱手入關;此後又一再拒絕中央嚴守錦州的命令,放日本軍隊入關,圍逼熱河;再讓日本人兵不血刃佔領熱河,兵臨北平……
之後張學良再以抗日為詞,發動軍事暴亂,捕殺中央軍政官兵,逼迫政府提前公開抗日戰略,導致日本軍方提前一兩年發動全面侵華戰爭!而中華民族蒙受了巨大的人財物力損失,苦難不可盡言!
張學良之罪,罪在不赦!
此等逆子奸臣,居然在臺灣、美國頤養天年,長壽百年有餘!
嗚呼,上天如此不公,我豈能相信上帝?!
張學良晚年獲得自由後,曾經多次自稱“我是罪人中的罪魁(禍首)”,為此他在基督教中尋求靈魂的救贖,也一直拒絕回到中國,儘管他在大陸被吹頌成“偉大的愛國將領”。
據說1949年建國時,毛澤東曾經感慨地對周恩來等人說:“沒有張漢卿當年發動西安事變,我們哪有今日……”,周恩來介面道:“如果漢卿在,得給他一個副主席的位子。”毛澤東笑道:“你也太小氣了吧,給漢卿國家主席的位子,都不為過!”
而蔣經國回憶錄中,這樣記述八十年代的張學良——張學良喝酒喝醉了,抱著蔣經國大哭:“兄弟呀,老哥哥當年做錯了!做錯了!先總統殺了我都不為過呀!”
曾經被國民黨抓起來長期坐牢的著名作家柏楊,也斷言:“將來無論是統是獨,張學良都不是英雄。”而蔣經國回憶錄中,這樣記述八十年代的張學良——張學良喝酒喝醉了,抱著蔣經國大哭:“兄弟呀,老哥哥當年做錯了!做錯了!先總統殺了我都不為過呀!”
曾經被國民黨抓起來長期坐牢的著名作家柏楊,也斷言:“將來無論是統是獨,張學良都不是英雄。”
事實如此,真相如此!
百年疑案,徹底終結!
返回列表